花开

【延禧攻略】【令后】20字微小说系列(上)

我的这位小伙伴是真的很优秀,大家可以看看,文笔很好哦

机智可爱的帅御雷_尺锋:

我爱令后
令后真香.jpg
(可惜只能写刀子(???)
感谢喜欢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
Adventure(冒险)
        一切的缘起,也就是那个还不甚谙世事的绣坊小宫女绣的一件兽毛凤袍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那件做工粗糙的凤袍富察皇后始终没有正式地穿上过身——它一直被压在她最宝贵的箱子的最底下。
       毕竟是连夜赶工,质量总不会那么好,她怕碰坏了。


Angst(焦虑)
       “这女人一直想着攀龙附凤,朕准备……”
       端着茶碗的手微微颤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 “皇上,璎珞不是这样的人。”


Crackfic(片段)
       “皇后娘娘,这件洛神装穿到您身上真合身,美极了。”
       怎么会不美呢,璎珞出神地望着那个一袭青衣的白月光般的女子。
       最亲的人亲手做的衣服,又怎会不合身?


Crime(背德)
      富察.容音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被真正的称作富察.容音。
      她这样想着,默默眺望着紫禁城的重重楼苑。清冷的银色月光从天幕边洒下,给她所立之处也镀上了一层初雪一般的孤注一掷。
      罢了,罢了。皇上也只不过是这样待我——
      我终究,只是棋子。
      她闭上眼,任由身体从高处坠下。
      “富察皇后。”
      有人拉住了那个险些落下的白衣女子的手——是熟悉的温度。


      “璎珞带您走。”
      “我们去一个没有别人的地方,只有您和我。”
      “就让奴才,和您任性一次吧。”


Death(死亡)
       “璎珞,说好了等你回宫的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。本宫,食言了。”


Fantasy(幻想)
       如果尔晴没有对傅恒一腔难以挽回的深情——
       如果纯贵妃没有当初的那场独自一人的苦苦守候——
       如果我当初没有离开长春宫——
       如果我没有留娘娘一人独自守候——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啊。
       是梦啊。


Fluff(轻松)
       尔晴死啦!(???


TBC.

征集美句

占tag抱歉
想找一些关于令后的一段文字或者一句话来写
希望各位可以评论一下
没什么才艺的我可能只会写字了
谢谢大家!

看着皇后娘娘的笑容,没忍住哭了,其实整个紫禁城只有璎珞明玉对她好,尔晴会在她病重风光嫁人,但明玉会每天眼泪汪汪守在长春宫,璎珞会为了她三步一叩
但最好的还是璎珞,她是为了她富察容音,而不是大清的富察皇后,子嗣地位都比不上她一人安好
傅恒每次对她谈责任,皇帝要她自己振作,只有璎珞会让她为了自己
mmp这是什么爱情
今晚无法直面,溜了溜了

你是我一生的信仰(五)

最近一直没更,电视剧看的人想打死那些坏人。又感觉自己这段一直没写好,挺不满意的,LOFTER又说有敏感词,就彻底没发。看完昨天的剧,重新写了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
正文


魏璎珞做好了鲜花饼送至养心殿,刚放下盘子,就听见背后那洪亮的声音“站住!”魏璎珞一脸赴死的表情回了头“皇上有何吩咐?”“魏璎珞,这一世,你不会成为令妃,朕问你,你还想嫁给傅恒吗?”璎珞跪地,深深一拜“愿皇上准奴才永远陪在娘娘身边”乾隆略一思索,抬手示意她起来“那,照你说,尔晴该如何”“回皇上,择一人,终一生,禁止入宫闱,只是皇上,这些事,娘娘她...”“你就跟皇后说,是朕的意思”“是,奴才告退”
璎珞回到长春宫,就看到明玉站在门口一脸不痛快
“呦,这不是明玉嘛,你再拔,娘娘的花就要完蛋了,快别拔了”“我生气”“谁惹我们明玉啦”“还不是怪你,娘娘又说我”璎珞一脸茫然“我怎么啦”“你不给娘娘西瓜汁,还把杯子塞给我,害得我被娘娘说”“那,我下次多做一盘点心给明玉姐姐赔罪”
璎珞平时什么时候嘴上饶过人,只不过是怕明玉因为挨训又赶跑了舒贵人,就算不利用舒贵人做什么,也不要为皇后娘娘树敌
果不其然,没过多久舒贵人就来了,这次还没等明玉说话,璎珞就先上前去“舒贵人,我们娘娘正在午睡,要不您进来坐,奴才给您上茶。”“无妨,既然娘娘午睡未醒,我们等等便是。”“舒贵人,庆常在,请”
这一次,舒贵人不会再被高贵妃利用,璎珞悄悄盘算着,接下来该是娴妃了,可是又该如何避免呢,这几天该好嗨想想。
刚发了一下呆,就被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敲了一下“璎珞,你想什么呢?”“璎珞看娘娘太美了,一不留神看呆了”“就你嘴甜,再给本宫倒一杯西瓜汁”本来欢欢喜喜的璎珞,差点就从冰鉴里拿出来西瓜汁,突然反应过来,止住了步子“娘娘,您不能喝了”“魏璎珞,你还管到本宫头上了”“叶太医的吩咐,奴才不敢不从”“好你个魏璎珞,明玉,替本宫收拾她”“是,娘娘”明玉欢快的应下,追着魏璎珞满屋子的跑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今晚娘娘好像要下线,我真的会哭死吧,等更的亲们真的抱歉,卡文卡了几天,从今天起大概就能继续了,欢迎大家给我提梗,可以在连载同时写小短篇,谢谢大家

你是我一生的信仰(四)

今天依旧不开心,要在文里找糖吃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
正文



“魏璎珞,你凭什么抢我的活干”依旧是明玉那不依不饶的性子“活放在那,你不干我就干了啊,又没说是你的,帮你干活你还不乐意了”“你...”耍嘴皮子功夫明玉从上辈子到这辈子就没赢过魏璎珞过。二人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“你们两个丫头”秀眉微蹙,佯作生气。璎珞却突然想到,上一世,除了最亲近之人的背叛,让娘娘走向绝望的,就是这硕大的紫禁城,和更大的大清国土,压在她身上的担子实在太重了。
这一世一定要想尽办法让娘娘开心
“娘娘,您看您的茉莉花开的多好啊,奴才都想采几朵来做鲜花饼吃了”“好你个魏璎珞,娘娘的茉莉花你都敢吃,娘娘您还不管管这个丫头”“璎珞,你既要做,那就采吧,别给本宫摘完了就好。明玉,既然她要做,就由着她,咱们呀,就等着吃吧!”璎珞看着娘娘难得的使小孩心性,更加的开心,立刻动起了手。
两个时辰以后,某只小狼狗,兴高采烈摇着看不见的尾巴,跑进了娘娘房里“娘娘娘娘...鲜花饼我做好了...您快尝尝”容音看着她满头的汗,心里默默摇了摇头“好了好了...看把你急的。去叫明玉和尔晴进来”“娘娘,您不必给她们分,奴才给她们做好了放着呢,您快尝尝”
容音刚捏起一块,明玉便掀开帘子“娘娘,皇上来了”话音未落,那个明黄色的身影就掀开帘子“免礼...朕就是来瞧瞧你们这又在干些什么稀奇的事”“回皇上,璎珞刚做了鲜花饼,正准备让臣妾尝尝呢,您就来了”“有这等好事,怎么不说给朕送一碟啊?”容音抿了抿唇“皇上若喜欢...璎珞,这鲜花饼可还有?”璎珞抬头看了一眼皇上,一字一句的说“回娘娘,没。。。有。。。了。。。”
皇上自从上次知道了魏璎珞与他一样,对她很多时候的放肆也得过且过,唯独这次,高高在上的皇上,像一只傲娇的猫儿一样,对着自己的皇后撒了娇。
他满眼含着委屈二字看着皇后,仿佛在说“你看你,你的宫女连块饼都不愿意给朕”而皇后在略带嗔怪的看一眼一旁立着的人儿“娘娘~”容音眯了眯眼“两害相权取其轻”“皇上...改日再让璎珞做了给您送去...您看怎么样”“魏璎珞,朕罚你明日给朕还有太后各做两碟,送至养心殿还有寿康宫”“皇上,您这是要把臣妾的茉莉摘完啊”“容音,摘完了,再重新种”
“好似很多年没有像这般了,以后可以多试试,容音这样,似乎很可爱呢”
皇上走后,容音一下子怒了,她轻大了一下璎珞“你瞧你干的好事,本宫的茉莉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奶凶皇后上线,皇上终于找到一举两得的办法了
有什么意见大家可以私信或者评论告诉我啊

你是我一生的信仰(三)


今天的更新真是气死我了,尔晴尔晴尔晴,想打人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
正文


璎珞刚想着出去,就听见明玉的声音:“这个魏璎珞又偷懒,人呢?魏璎珞...”脚步声逐渐靠近“好你个魏璎珞,又偷懒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璎珞心想“明玉还是这样”嘴上却不再似从前“明玉姐姐,你就饶了璎珞吧!是娘娘有什么吩咐吗?”明玉一听这魏璎珞不与她争辩,顿时不再找她麻烦,只不过还是别过头说“纯妃娘娘刚遣人送来的药枕,你去给娘娘换上”对了,上一世傅恒娶妻以后,这药枕就不对了,到时一定要注意。璎珞又摇摇头“算了,还是早些让叶大夫进宫,把娘娘的病治好,也不用再担心谁动手脚”暗自决定,走向殿内“皇后娘娘”“璎珞,今日花浇了吗?”“奴才...现在就去”一溜烟跑了出去,只留皇后微笑着摇了摇头
傍晚时分,皇帝来了,璎珞一边上茶,一遍内心默念“大猪蹄子,大猪蹄子,你还好意思来”这边乾隆也觉得背后发凉“容音啊,最近晚上还是有些凉,你身子弱,注意保暖,别老站在院子里”“皇上?”容音只觉奇怪,平日里都是直接唤自己皇后的人,今日为何突然换了称呼?皇帝又开口“你这一天在屋里也闷,去添件衣服,今儿个月亮挺圆”“璎...算了...尔晴”
待皇后走出,璎珞才进来收拾茶具,小声念叨“现在知道对娘娘好了,早干嘛去了”“魏璎珞,你在说什么?”“回皇上,奴才什么也没说”乾隆刚想开口,仿佛想到什么般停下“你...可知叶天士”璎珞差点脱口而出认识,转念一想“不对啊,叶天士是傅恒举荐给皇上的,这个日子,傅恒还不认识叶大夫,莫非...”璎珞抬头震惊的看着皇上“奴才斗胆,敢问皇上,皇后娘娘可曾为皇上侍疾?”此言一出,乾隆抬头,二人当下了然,璎珞再次跪下“奴才恳请皇上,早日让叶大夫入宫”“朕何尝不知那些个女人做过的事,你起来吧”“奴才叩谢皇上”“对了,你知道些什么,尽管告诉朕,这次,她不能再有事,魏璎珞你听明白了吗?朕准许你略微放肆一点”“奴才谨遵圣旨”
上一世动过心吗?乾隆曾无数个夜晚问自己,可是到了这一世,二人相望无言,明知对方经历了和自己相同的一切,但这一世,仿佛都是为了她一人,为了容音的一生,平安喜乐。罢了,从前的事,不在追究,这一世,容音不能再受半点伤害。上一世,她最宠爱的宫女替她一步步报了仇,这一次,朕不会再给她们机会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(承认吧你就是见不得娘娘喜欢璎珞)今天是要被气死,写的不好大家见谅,我打算弃剧从文,但是舍不得皇后,啊啊啊怎么办

【令后】知画的攻略令妃计划(前世今生梗)合集

笑炸

举个栗子苟或或:

【其一】令后CP的诡异发展——朋友,你信前世今生吗?



令妃:“这个知画的心思为什么不在五阿哥身上?”
小燕子&永琪:“怎么帮知画勾搭上令妃娘娘?在线等,挺急的。”


皇帝:“令妃你觉得知画不好吗?”
令妃:“……好,当然好,怎么会不好呢?”
皇帝:“小燕子平日里跳脱,再多个知画帮衬着永琪才妥当。”
令妃:“皇上圣明。”

永琪:“我只喜欢小燕子,是不会和你同房的。”
知画:“五阿哥说的是。”
永琪:“你无论说什么,我都不会……嗯(⊙_⊙)?你说什么?”
知画:“知画自然会成全五阿哥与还珠格格,也请五阿哥成全知画。”
永琪:“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
知画:“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小燕子:“知画,为什么我要假装和你吵架呀?”
知画:“姐姐,求求你了,就帮知画这一回吧!”
小燕子:“( •̀∀•́ )好吧!知画你人这么好,永琪教我背唐诗都没有你这么温柔。你放心,我一定帮你,我最会吵架了。看我的,先摔这个花瓶吧!”

明月:“令妃娘娘!!大事不好了令妃娘娘!!!”
令妃:“这不是明月嘛,出了什么事?慌慌张张,不成体统。”
明月:“……是、是、是格格,是格格在景阳宫大发雷霆,和、和、和福晋打起来了,您快去看看吧!::>_<::”

令妃:“小燕子,快住手!”
小燕子:“令妃娘娘您别拦着我,小燕子与她势不……势不什么来着?”(不自觉望向知画,挤眉弄眼)
令妃:“明月彩霞,还不快拦住格格,小心脚下碎片。”(疑惑地皱眉)
知画:“见过令妃娘娘。”(微笑)
令妃:“可有伤着?”
知画:“多谢娘娘关心,未曾伤到。”
令妃:“那就好。还珠格格便是这个性子,她一时不能接受你,你要多担待。”
知画:“是。”
令妃:“小燕子你过来。”
(二人一起进屋)
知画:“……”(落寞地摇头,微笑)

小燕子:“紫薇,你说为什么令妃娘娘对知画不冷不热的,一点儿都不像她了。知画人那么好,这皇宫里就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。”
紫薇:“我上次进宫,你还觉得知画坏心眼,怎么现在关系变这么好啦?”
小燕子:“我也说不上来,反正知画就是好,特别特别好。我们还结拜了,你放心紫薇,我们也把你拜进去了,现在你也是知画的姐姐了。”
紫薇:“???”

令妃:“福晋不必总是到我这里来请安。”
知画:“可是有知画哪里做得不对,才惹得娘娘不开心?”
令妃:“……”(皱眉)
知画:“娘娘,总是皱着眉头就不好看了。”(微笑)
令妃:“你们都退下吧,我要与福晋单独聊聊。”

令妃:“还珠格格最近学业一日千里,是你的功劳吧。”
知画:“真是瞒不过娘娘,还珠格格机敏聪慧,五阿哥之前是没有找对方法。”
令妃:“格格还说,你不让她坐下写字。”
知画:“格格一握笔手肘就抖,坐着练习是不能克服这点的。”
令妃:“……”
知画:“娘娘在想什么?”(微笑)
令妃:“往事而已。”

永琪:“我和小燕子这次出门,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知画:“祝愿你们路上平安。”
永琪:“那你怎么办?”
知画:“令妃娘娘会照顾我的。”
永琪:“……你还是去找老佛爷吧,令妃娘娘对你好像有些冷淡。”
知画:“五阿哥多心了,令妃娘娘对我好着呢。”(开心笑)

令妃:“……福晋,这不妥吧,你应该住在景阳宫。”
知画:“是老佛爷应允的,娘娘,反正您这里也多的是地方。”
令妃:“……皇后娘娘!!您闹够了没有!”
知画:“咦?我暴露了吗?”
令妃:“难道不是您故意暴露的吗?小燕子都快被教成大家闺秀了。”
知画:“呀,你知道的,她和你以前太像了,我一时没忍住,果然是教过头了吗?”
令妃:“为什么?您为什么还要回来呢。”
知画:“因为我当初把一个重要的人忘在了这里。所以没办法,只好回来寻她了。”
令妃:“……那您寻到了吗?”
知画:“你呀,明知故问。”

HAPPY ENDing

令妃:我纯良的皇后怎么就变成切开黑了呢????
知画:璎珞璎珞,你看这个花多好看呀!
令妃:好看好看。




【其二】细节补全系列(注:与上面不一定相符合了)


知画:“皮这一下,很开心。”
令妃:“可能是我年轻时皮得太多,遭了报应吧……”

①【陈府初见】
老佛爷:像!怎么会这么像?这世上竟然真的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?
皇帝:像!太像了!朕、朕、朕::>_<::对不起你呀!都是朕的错!!
继皇后:╭(°A°`)╮真像,真像啊……
令妃:……道理我都懂,但是为什么这姑娘总是偷偷瞅我呀????


②【陈夫人邀请众人夜赏牡丹,知画跟在后面】
老佛爷:人上年纪了,回去歇着喽,你们去吧。
皇帝:朕想一个人静静,你们去吧。
继皇后:喔,正好转换心情,去去去。
令妃:………就算你可怜兮兮地望着我,我也不会去。


③【要赐婚五阿哥】
老佛爷:知画嫁给五阿哥,多好!
皇帝:多好+1
继皇后:多好+1
令妃:好什么好!不好!不行!(魏怼怼模式开启)


④【怎么不按剧情发展呢?】
晴儿:令妃娘娘对小燕子真好,只有她肯直言劝阻老佛爷的赐婚。
紫薇:令妃娘娘对小燕子真好,只有她对知画冷冷淡淡的。
小燕子:令妃娘娘对知画真的不好,昨天晚上我看见知画端着点心去找令妃娘娘,娘娘都不见她。知画看上去可伤心了。
晴儿&紫薇:咦???(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)


⑤【五阿哥你多虑了】
五阿哥:那个知画,该不会喜欢我吧?
尔康:……据说,她好像对令妃娘娘更上心些。
五阿哥:啊?


⑥【进宫去?】
陈父:知画你若是不愿意就算了。
陈母:我们可以说你病逝然后送你远走高飞。
知画:我愿意。
陈父&陈母:之前是哪个宁肯毁容也不肯见皇帝一行人的呀??
知画:(笑)她长大了,也变得更有意思了。
陈父&陈母:???
知画:在老佛爷来接我之前,我得准备准备。
陈父&陈母:……女大不中留啊。


⑦【攻略令妃计划启动】
(陈府门口的)知画:我会努力的,璎珞。
(远处马车内的)令妃:……后脊发凉,总觉得自己摊上大事儿了。




【其三】补全系列


(接《还珠3》第13集)

知画:嗯,我决定倒追璎珞。
令妃:自打南巡回来,我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宫女甲:“娘娘,太后带回来的那个知画姑娘,提着果篮在咱们延禧宫门口来来回回转了快一炷香的时间了。”
令妃:“……出去问问。”
小太监甲:“回娘娘,知画姑娘说……太后叫她去景阳宫送水果,可是她迷路了。”
令妃:“……迷路了?那你领她去吧。”
小太监甲:“喳!”

于是不一会儿……

宫女甲:“娘娘,知画姑娘又回来了。”
令妃:“嗯???”
宫女甲:“知画姑娘说,她从景阳宫出来又迷路了,然后就迷到咱们这里了。”
令妃:“????”

延禧宫外。
知画·前六宫之主·紫禁城活地图·本宫想在哪里迷路就在哪里迷路·富察容音:“璎珞那么聪明,是不是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呢?”(小叹气)

无奈把人请进宫来的令妃:“知画姑娘刚刚见到五阿哥了吗?”
知画:“见到了。”
令妃:“姑娘觉得五阿哥如何?”
知画:“小脸长得挺好看的。”(慈祥笑)
令妃:“……嗯???”
知画:“是知画一时失言,应该说是英俊潇洒才对。”(忍住笑意,一本正经道)
令妃:“姑娘与五阿哥没再说些别的?”
知画:“还珠格格突然回来,眼睛一直盯着墙上的鞭子,我怕再说点儿什么,格格便要吃了我了。”(掩嘴笑)
(猛地站起来,紧张状)令妃:“小燕子没轻没重的,你有没有伤到哪里?快让我看看!”
(努力憋笑状)知画:“娘娘放心,知画没事儿。”
令妃:“咳咳……没事就好。”(尴尬又僵硬地坐回去)

知画·温柔端庄白月光·偶尔皮一下也很开心·哈哈魏璎珞你也有今天·富察容音:
“娘娘您呀,真是心善得不得了。”
令妃:“……”

回到慈宁宫后,被迫吃了小燕子身世之瓜的知画:“我没听见我没听见。可是璎珞还挺喜欢小燕子的,嗯,要不然帮一帮?”

【本集吐槽主役】
五阿哥:……知画看我的眼神,为什么那么慈爱?????




【其四】补全系列


(接《还三》14集)

知画:我这辈子,只想回来陪着璎珞,陪着那个当初被我遗忘在这深宫里的可怜丫头。但是总有人要跳出来妨碍本宫::>_<::
令妃:……我延禧宫的门口是被布下了八卦阵吗?怎么一迷路就迷到我这儿了???

◎延禧宫
宫女甲:“娘娘……”(支支吾吾)
令妃:“有话就说。”
宫女甲:“老佛爷身边的知画姑娘,又在咱们延禧宫门口晃来晃去,怕是又迷路了。”
令妃:“……这每次迷路都能迷到延禧宫,还真巧啊,快请进来吧。”

知画:“见过令妃娘娘。”(苦笑)
(敏感地感觉到了什么)令妃:“姑娘今日似乎有心事?”
知画:“真是瞒不住娘娘。”(叹气)
令妃:“如果姑娘信得过我,我愿为姑娘排解一二。”
知画:“我自然信得过娘娘。”(毫不犹豫)“在这紫禁城之中,怕是只有娘娘可以托付。”(笑)
令妃:……(一时怔住,不知说什么好)
知画:“娘娘很喜欢还珠格格吧。”(忽然严肃正经脸)
(下意识紧绷神经)令妃:“还珠格格活泼可爱,侠肝义胆,确实让人瞧着欢喜。”
知画:“其实昨天晚上……”(毫无保留地将小燕子的身世,以及太后的打算告诉了令妃)
令妃:“居然还有这种事……”(一时也是愁眉苦展)
知画:“现在,太后说我可以救小燕子。娘娘您说,我是救,还是不救?”
令妃:“如果姑娘为难……”
知画:“如果我为难,您也许想再劫一次狱?”(挑眉)
(看着这张脸这副表情,不自觉想讨饶的)令妃:“……你怎么会知道这事儿?”
(无奈地摇头)知画:“是太后说的。太后还下了命令,不准底下人往延禧宫走漏半点风声,说这里的主子呀,平日里看着温柔端庄,可心里满不是那样……诶呀,后面的话我可不能学了,省得您听了生气。”(捂嘴偷笑)
令妃:………(但是为什么我还是有种被数落了的感觉)
知画:“不过,今天我来呢,其实也就是为了确定一下。”(叹了一口气)“看样子令妃娘娘是一定会救还珠格格的,那么与其让您冒险,还是我来吧,大抵……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(起身行礼)“知画告退。”

令妃:……因为不想我去冒险?
宫女甲:“知画姑娘一个人怎么回得去?她又不认识路。”
令妃:“不必担心,她回得去。”
宫女甲:“啊???”
令妃:“她也许闭着眼睛都能摸回去。”(小声嘟囔)
宫女甲:……(风太大,我什么也没听见)

知画·只想进宫陪着璎珞·却又成天担心璎珞瞎吃什么熊肝凤胆·天生劳碌命·富察容音:“可不能由着璎珞折腾,还是我来吧。也许这就是命,皇后皇后,又是皇后。”(苦笑着摇头)




【其五】


知画:璎珞太聪明了,可能瞒不住了。
令妃:当初从长春宫的土里把五阿哥刨出来,可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今天……

◎知画迷路旅途的唯一终点延禧宫

令妃:“原来老佛爷的条件是姑娘嫁给五阿哥。”(沉思)
知画:“娘娘只说对了一半。”(喝着令妃不知什么时候准备好的茶,正巧是自己最爱喝的那一种)“太后她呀,是想我做皇后。”
令妃:“!!”(啪!茶碗掉地摔个稀碎)
知画:“娘娘?”(笑)
令妃:“……”(紧张地握住知画的手腕)
知画:“反正五阿哥只喜欢还珠格格,并且答应不碰我。我只不过要去走个形式罢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
令妃:“……我、我不担心。”(侧过头去)
知画:“那娘娘可以松开我了吗?”(轻轻晃了晃胳膊)
令妃:“!!”(脸红,赶紧放手)
知画心里偷笑:璎珞真可爱


令妃:“知画……你是不是……”
知画:“啊!我得走了!知画告退!”(赶紧溜走)
令妃:“……”(望着知画的背影发呆)
宫女甲:“娘娘别看了,明天早上,知画姑娘准又会迷路到咱们这儿了。”

令妃:……知画,你到底是不是她?

◎景阳宫

五阿哥:“小燕子,你看我现在呢?是不是一副为难的表情?”
小燕子:“你嘴再撇一点儿。对,再撇。”
紫薇:“我觉得面无表情就可以了,现在这样都可以算面目狰狞了。”
五阿哥:“但是知画说,我得表现得非常不高兴,才能瞒过老佛爷。”
小燕子:“嗯,反正听知画的总没错。”(咧嘴笑)
紫薇:“……”(恕我还是不能跟上你们的思路,知画到底是什么时候和你们打成一片的???)

◎慈宁宫

知画:“时间过得真快,当初那么小小的五阿哥,现如今都长这么大了。”(慈爱笑)“希望拜堂的时候我不会笑场……”

◎拜堂结束后

明月:“令妃娘娘真是向着咱们格格。”
彩霞:“就是,拜堂的时候,皇上和太后都笑呵呵的。唯独令妃娘娘笑都没笑一下,一直绷着脸。”
明月:“可不是嘛。我还是头一次看令妃娘娘那么严肃呢,笑也不笑。”

◎新房内

知画:“永琪,我先睡了,明天早上我还要去延禧宫呢。”(笑)
五阿哥:“喔,好。我打地铺。”

◎延禧宫的夜晚静悄悄

令妃·我不上阵杀敌很多年·知画你到底是谁·彻夜未眠·魏璎珞:难道苍天真的待我不薄,把她还给我了?




【其六】


知画:上届宫斗冠军盯我盯得太紧,怎么办?
令妃:来人!我的刀呢?

◎延禧宫

宫女甲:“自从知画姑娘嫁给五阿哥,好久没迷路到咱们延禧宫了。”
宫女乙:“咱们娘娘每天早晨都站在院子里等着,我看着都心疼。”
宫女甲:“对了,你有没有听说,宫里的老嬷嬷们都说……”(压低声音)“知画姑娘呀,和已故的孝贤纯皇后长得极像!”
宫女乙:“孝贤纯皇后?不就是咱们娘娘曾经的……”
宫女甲:“可不是,要不然咱们娘娘怎么会对知画姑娘那么好,这茶天天煮着,御膳房的点心日日备着……比对皇上还上心呢!”
宫女乙:“但是知画姑娘过来时,娘娘又表现得冷冰冰的,真是奇怪!”
宫女甲:“对,奇怪!”

◎景阳宫

小燕子:“趁着桂嬷嬷回慈宁宫报信,我终于能歇一歇了。这吵架也太累了。”
知画:“辛苦啦辛苦啦。”(笑)
五阿哥:“知画,咱们真的要这么提防老佛爷吗?”
(叹气,诶~年轻人呀,摇头)知画:“你们呀,千万别小瞧了太后……她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。”
五阿哥:“知画,你好像对老佛爷很熟悉似的。”
知画:“……”(熟悉,至少比你们熟。)
小燕子:“对啦知画,这些日子你怎么没去延禧宫呀?”
知画:“近来,桂嬷嬷看我看得紧,我脱不开身。更何况,太后已经在怀疑我了。”
五阿哥:“对不起,知画,都是我们连累了你。”
知画:“五阿哥言重了,知画进宫也是有私心的,路是知画自己选的,怨不得别人。”
小燕子:“知画,你进宫到底是为了谁呀?”(天真状)
五阿哥:“对呀知画,你说出来,我们也好帮你忙呀。”
知画:“……进宫前,我以为我是为了她。可是现在,我才发现,这也是为了我自己。”(笑)

◎延禧宫

小燕子:“娘娘救命!娘娘救命!”(直接跑进来)
令妃:“小燕子?发生什么事情了?慌慌张张的。”
小燕子:“娘娘!知画被老佛爷叫到慈宁宫一下午了,现在还没回来!您快去救救知画呀!”
令妃:“!!!”

宫女甲:“咦?娘娘!娘娘!您拿着剪刀干嘛?!您要去哪?!”
宫女乙:“娘娘!!您慢点儿!”
太监甲:“娘娘!!小心门槛儿呀!”
太监乙:“诶呦娘娘!您别跑了,您等等奴才们呀!奴才们追不上啦!”

独留延禧宫的小燕子目瞪口呆"(ºДº*):
“我的天呐,那还是我认识的令妃娘娘吗?”

令妃·退休的后宫恶霸·是我拿不动刀了,还是你太后飘了·敢动她一下试试·魏璎珞:当初我人微言轻护不住娘娘,如今我还护不住一个知画吗???




【其七】


知画:不可说不可说。
令妃:对,娘娘说得对。

◎慈宁宫门口

太监甲:“令妃娘娘!!诶呦,奴才总算跟上您了……”(气喘吁吁)“娘娘?”
令妃:“……”(望着从远处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某人)
知画:“见过令妃娘娘。”(瞥见了令妃手里握着的剪刀,皱眉)“娘娘这是……?”
令妃:“路上捡的。”(轻描淡写状)
众宫女太监:……(゚Д゚)〃
知画:“娘娘能送我回景阳宫吗?”(低垂视线,故意不看令妃)
令妃:“你还要回景阳宫?!”(压不住火)
知画:“娘娘说笑了,知画不回景阳宫,还能回哪里?”(惨笑)
令妃:“……您!!”
知画:“嘘,娘娘要知道这里是哪里,要知道什么话可以说,什么话不可以说。”
(闭眼叹息状)令妃:“……来人,送福晋回景阳宫。”

◎慈宁宫内

老佛爷:“福晋直接回景阳宫了吗?”
太监丙:“回老佛爷的话,还是令妃娘娘派人给送回去的,一出了慈宁宫的门,直奔景阳宫,片刻都没歇着。”
老佛爷:“令妃?她居然就这么直接把人送回去了?难道真的是哀家多心了?不应该呀……”

◎景阳宫

小燕子&五阿哥:“知画!怎么样?”
知画:“(笑)没什么大事。太后知道了你我并没有同房。”
小燕子&五阿哥:“这还不是大事???”
知画:“不必担心,我自有办法。”(叹息)“不过还得小燕子姐姐帮我。”
小燕子:“知画你尽管说!上刀山下火海,我小燕子义不容辞!”( •̀∀•́ )
知画:“那到不必,只需姐姐……”(巴拉巴拉附耳说道)

当天晚上……

“好!!这皇宫留不住我!我走!”小燕子跑出景阳宫。
(焦急状)五阿哥:“诶!!小燕子!!你们还愣着干什么!还不出去找!!”
知画:“桂嬷嬷,你们也别愣着了,快去找还珠格格吧!”(焦急状)
慈宁宫眼线·桂嬷嬷众人:“这还珠格格已经是个大人了,会有分寸的,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吧。”(推脱状)

(面色一沉,严厉状)知画:“放肆!”

众人:……"(ºДº*)(瑟瑟发抖,瞬间跪了一地)
五阿哥:……(知画好、好吓人……)
桂嬷嬷:“奴才知罪、奴才知罪,奴才们这就出去找还珠格格!”
五阿哥:“……知、知画,那咱们也走吧。”
知画:“走吧。”(温柔笑)

◎这里只是延禧宫的一堵墙

五阿哥:“失礼了。”(抱拳)
(唰!!带着知画飞过院墙。)
五阿哥:“我早上再过来接你回去。”
知画:“辛苦五阿哥了。”
五阿哥:“不用客气。”(唰!!飞走。)

(转身,一人已在檐下等待)
知画:“等了很久?”(微笑)
令妃:“没有太久。”(无表情)
知画:“你知道我今晚为何而来吗?”
令妃:“知道。”(还是无表情)
(摇头)知画:“璎珞,给本宫笑一个,本宫不喜欢你绷着脸。”
令妃:……(无言地上前,抱住面前人)
知画:“…看来,我让你等了太久了。”(仰头叹息)

◎这里是延禧宫的床榻

知画:“从前高贵妃说你魏璎珞是只狼崽子,还真是没有看走眼。”
魏璎珞:“娘娘,做这事儿,您得专心点儿。”
知画:“……本宫后悔了。”
魏璎珞:“娘娘,迟了。”
知画:“……”

知画·自投罗网·亲手养大的狼崽子真拿她没办法·富察容音:……璎珞!本宫早上还要赶回去的,你听见了吗?!


【其八】


◎慈宁宫

老佛爷:“你没看错吧?”
桂嬷嬷:“回老佛爷,这是不是姑娘,奴才怎么能看错?再加上福晋晌午才起身,准错不了。”
老佛爷:“那就好,哀家不管她究竟是谁,只要她肯乖乖听话,就像曾经的那个人一般,哀家就放心了。”

◎景阳宫

晴儿:“老佛爷那边没问题了,知画现在应该安全了。”
五阿哥:“那就好。”
紫薇:“你们难道都没感觉出来吗?无论是皇阿玛、皇额娘、老佛爷,甚至是令妃娘娘,都对知画怪怪的。”
晴儿:“老佛爷当初在陈府见到知画,就一直叨念着‘像,真像’,我问她知画像谁,她也不说。”
小燕子:“什么像不像的,知画就是知画,诶永琪,你说令妃娘娘是怎么让桂嬷嬷查不出破绽的呀?”(天真状)
五阿哥:“……我不知道。”但是早上去延禧宫接人,令妃娘娘看上去是要砍死我一样……太吓人了……
紫薇:“不管怎样,一切照计划进行,小燕子你一定要演成吃醋吃到不行的样子。”
小燕子:“紫薇你放心!我肯定没问题,反倒是知画,说话软绵绵的,我怕她和我吵不起来呀。”

众人一起望天:……这确实也是个大问题。

◎延禧宫

知画:“璎珞,你教我说几句狠话吧。”
璎珞:“……???”
知画:“我现在要去和还珠格格争永琪了,我们得吵得凶一点儿才像样子。”(认真状)
璎珞:“您放弃吧……”
知画:“璎珞(委屈巴巴),你不相信我?”
璎珞:“您还记得以前吗?您一生气就不说话不吃东西,一个人闷着,什么时候和人吵过呀。”(。•́︿•̀。)
知画:“但是我见过你吵架呀。”(笑)
璎珞:“……我!”(娘娘您大家闺秀,怎么能像我一样去撒泼耍赖呢?)
知画:“就把你骂皇帝的功夫教我三成吧。”(拽住袖子摇晃,泪眼汪汪状)
璎珞:“娘娘(无奈),好吧……我教您。”(凝视)
知画:“怎么了?为什么这么看着我?”(歪头)
璎珞:“娘娘看上去和以前不同了。”(认真)
知画:“(笑)如何不同了?”
璎珞:“您比以前快乐了,也比以前爱说话了。”(默默拉住自家娘娘的手)
知画:“是嘛。”(轻描淡写状)
璎珞:“越是这样,我就越是心疼从前的您,越是、越是心疼富察容音。”(红了眼眶)“对不起、对不起、对不起,娘娘……我没能救下您,我没能保护住您,我没能……”

(直接捂住嘴,严严实实)知画:“那不是你的错。璎珞,你真是一个傻子。本宫不需要你的愧疚,你听到了吗魏璎珞,本宫不允许你愧疚!”
璎珞(破涕为笑):“(把覆在嘴上的手拉下来)您呀,也比从前霸道多了。”

◎慈宁宫

(又来打小报告的)桂嬷嬷:“福晋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,吵得还珠格格一个字都说不出来!!脸都憋红了!”
老佛爷:“……此话当真?”
桂嬷嬷:“回老佛爷,千真万确!奴才要是还珠格格呀,非得被气得吐血!”
老佛爷:“……看来这次真的是哀家多心了,知画不会是她,容音从来都是被欺负的那个……”

(PS.电视剧快看不下去了,为什么要虐皇后娘娘!!暴风哭泣!!!什么劳什子的皇后!不当了!不当了!谁爱当谁当!

甜饼小番外

番外篇
---今日皇上开心吗
(最近容音发现,皇上好像每次来她这都是怒气冲冲,但始终没明白是为何事而生气。)
(乾小四:朕能不生气吗?每次来的时候,要么就是摸着那个贱婢的头,要么就是在握着那个贱婢的手写字...容音...是朕的...(火冒八丈))
这一日,乾隆再一次看到皇后在看书时璎珞就坐在她腿旁,火一下就上来了,快步走进,皇后抬头,一脸的温柔,乾隆这气是怎么也上不来了,结果皇后开口“皇上您小点声,璎珞睡着了”(乾小四os:去她的,朕还要小声免得吵醒一个丫头,算了算了,朕要忍耐,这丫头不好惹)
再一日,外国使臣进贡了一只小狗,皇上立即送给皇后(当然了,这下皇后就不会每天摸璎珞了)两日后皇上走进长春宫,看到他的皇后,一手摸着璎珞的脑袋,一手拿着书,而小狗就窝在皇后的腿上(mmp,连狗都要和朕抢皇后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这日皇后正在午睡,璎珞和明玉抱着小狗坐在门口,容音迷迷糊糊中听见自己那两个小丫头的声音“你不许和我抢”“不许和我抢”“你听见没有”“再抢我和你没完”这两个丫头不会又在斗嘴了吧,容音决定出去看看,刚掀开门帘,就看见两个背影一红一蓝,手里是皇上送来的小狗,两个人对着小狗念念有词。
“你们俩干什么呢”两人才惊觉背后有人“娘娘,我们正和小狗聊天呢”璎珞还是一如既往的鬼机灵“哦?本宫听见抢什么的,它抢你们什么东西了?”璎珞和明玉对视一眼“娘娘,这狗和奴才们抢娘娘”容音噗嗤一笑“你们这两个丫头,本宫最喜欢你们了,这样成吗?”两个人一人拉了容音一只手“奴才也喜欢娘娘”
这话不知怎的传到皇上那里,气的乾隆双手发颤,但又不好发火,皇后整日护着那两个丫头。手下的那幅画最终遭了秧,被皇上多印了不知道多少个章子

你是我一生的信仰(二)

接下来皇上该重生啦
麻烦他这一世好好对皇后凉凉
看到剧透气死我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
正文




第二章 不再负你
自皇后离世,乾隆这位爷的脾气变得捉摸不透。后宫也明争暗斗,再无皇后在时那般平和,现在这个皇后,哪能担得起当初赐予的娴这一称号。小宫女们也都在纷纷议论,说只有令贵妃,近些年占尽恩宠。当初的小宫女有的也成了嬷嬷,她们看着处事与先皇后一样的令贵妃,有的会说璎珞不过是模仿先皇后才得来恩宠。但只有璎珞知道,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,全是当时那位像老师,像姐姐的人教她的。那日乾隆去延禧宫,甫一走进,便看到璎珞在练字,定睛一看,这字经过这么些年,与她竟是有九分像了。
他看着璎珞不紧不慢的放下笔,行了大礼,心下奇怪,又见她张口便道:奴才叩见皇上。“你...”“皇上,奴才私留先皇后遗物,请皇上责罚。”“你是指...那串佛珠吗?”“是”“朕早就知道”“皇上,这么多年,你我二人从未给过对方真心,每每在皇后娘娘祭日,您总要挑奴才的错,难道不是只有这样才能感觉皇后娘娘从未离开吗?我感觉到自己快不行了,皇上,这一生终归是您负了皇后娘娘,但她还是会原谅您的,她的心终归在您身上,佛珠,奴才还给您。奴才,恭送皇上。”
头发几近花白的皇帝,眼神早已不再清明,眼眶的酸涩使他流下了浑浊的泪水,容音...富察容音...
意识混沌中他看到那年她还是福晋,与他进宫,双手相触碰时那明艳的笑容,但经不住嬷嬷的一句“福晋,规矩”他走的很快,回头看到她小跑着追上。他想再去拉一下她的手,却眼睁睁看着她越来越远...魏璎珞这个丫头,虽然一直不怎么喜欢她,但她于容音而言,是一个忠仆,是那个能改变容音的人,让他在宫中还能再看到容音的笑容。容音离开,他看似无责,实际上是他逼死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,当时魏璎珞大着胆子最后一次顶撞皇上,眼眶通红的向他描述容音走上角楼的场面,他看着她恨不得杀了自己的表情...后来他看着魏璎珞一步步为她报仇,很多时候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可即使这样,起初三年,容音很少入他的梦,可能是真的恨毒了自己吧...



再睁眼,他看到的是面前堆积如山的奏折,揉了揉眼,打开一份,吓呆了这位皇帝,叫来门口的太监,问到:“今儿什么日子?”“回皇上,今个是四月初三”看来是老天有意让自己赎罪,“摆驾长春宫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未完待续(谢谢小伙伴们的支持,有什么想看的可以告诉我)
打算让皇上和璎珞发现对方是重生,联手打怪,不知道怎么样,大家觉得怎么样?